娜娜的肚子上面長一顆東西,好多個月了

我知道自己是什麼德性 加上 我極端不信任獸醫 其實我也不太相信醫生

其實 本質上 對於我的知識與邏輯範圍無法理解的任何 我都不相信

大概是這樣的背景 所以我一直不想去面對這個問題

也是心存僥倖 我每天摸每天摸 希望有一天 會摸到 今天比昨天小一點了

這樣一天拖過一天 只要娜娜會跑會跳會吃會吵 就算平安沒事

人生第一次 了解了 老公外遇不動聲色的老婆心情

大概就是這樣一件事 我不求更好 只要不要更差就好

 

凡事都有極限 出國前一天

突然間這個龜縮的僥倖在理性的譴責下崩盤了

就像繃緊至極限的橡皮筋 斷了 彈回來得力道弄痛自己 

排山倒海的各種假設

發神經似的覺得再不面對娜娜就要被我害死了

拖著這個尾巴一回到台北第一件事就是帶娜娜上醫院

從醫生口裡說出來幾個關鍵字『腫瘤』『長在乳房的多半是惡性』

『不切開化驗不知道』『不切除更大就沒辦法切了』

『切完之後再長出來得機率很大』『娜娜還不算太老體力可以負擔手術』

面對這些字眼 我已經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力 

手術前的驗血與X光、超音波說出了讓人更心碎的事實

娜娜有一顆腎臟已經失去機能了  娜娜有一顆腎臟已經失去機能了 娜娜有一顆腎臟已經失去機能了

雖然說 醫生並沒有說馬上會有危險 細心照料之下 還是有幾年可以活

但是你懂『當你面對著自己朝夕相處的親人被醫生說還有幾年可活那種感受?』

死亡的時間本來應該是一種未知神秘的存在

不應該是誰來告訴你 誰還有多久可以活

如果是在某一天 平靜得來到 你還有理由可以告訴自己『時候到了,他這一生的功課做完了』

我的孩子們 一生沒做過任何壞事

你要我如何面對他在晚年的時候 要受病痛的折磨

然後我還要看著他們痛苦直到有一天醫生告訴你『他再也沒有體力承受任何風險』

我以為我準備好了 從他們到家裡的第一天起 

我每天每天告訴自己 我的責任就是 讓他們每天都快樂 有吃有喝沒有壓力 然後微笑地送走他們

我每天每天 講了十多年 一直到自己面對到這個問題 才知道 自己一點屁用處都沒有

我除了點頭 接受醫生的建議 我什麼都不能做 我只能點頭接受 簽字付錢

 

我寫下這篇 不是要誰跟我說什麼安慰、建議、或者人生大道理

娜娜還沒死 他會在拆線之後 活蹦亂跳到最後

這些我都知道 但是我還是想發洩一下我想說的

千萬不要跟我說任何事情 我不需要 我會照顧好他們以及自己

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nnyhsu 的頭像
bonnyhsu

香氣四溢

bonnyh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